庆阳古城之一:大顺城

核心提示: 大顺城全城地跨两山,周长3500余米,城墙残高4-5米,中间被一条小沟分为南、北2城。北城依山势而建,很不规则,占地约20万平方米。南城呈长方形,又分为内、外城,占地30万平方米。出城西门2公里即为古秦直道。

大顺城局部(窦生满摄)

华池县城(古柔远寨)出发,沿着柔东公路向东行进,翻越老爷岭,进入山庄地界,隔山望去,一座古城池遗址清晰可见。这便是赫赫有名的大顺城。

大顺城全城地跨两山,周长3500余米,城墙残高4-5米,中间被一条小沟分为南、北2城。北城依山势而建,很不规则,占地约20万平方米。南城呈长方形,又分为内、外城,占地30万平方米。出城西门2公里即为古秦直道。史料记载,大顺城旁有水寨。据文史专家考证,今古城隔河对面山名庙洼山,有长400米的固山体滑坡,断层距离山顶70多米,塌方邻河岸处有一道长260米的人工修筑的墙体,顶宽2米,残高6米。墙基距离滑坡断面形成外高内底平坦台阶,宽处150米,窄处60米,地面有大量宋代残瓦。墙体南面延伸至河边,与古城南面庙沟南侧延伸至河边山体隔河相望,为一处利用山体滑坡修筑的土坝遗迹,蓄水可长达数里,最宽处可达200多米,北连铁匠沟,南接庙沟,使古城北、东、南三面处于水面包围之中,易守难攻。

庆历元年(1041年),范仲淹被贬任知庆州(今甘肃庆阳)。范仲淹到达西北前线后,通过实地调查,依据国力和兵力现状,很快提出了“积极防御”的方针:反对深入西夏境内发动大规模的攻击战,主张训练边塞军队,巩固边防,打一场持久的防御战。修城筑寨即是践行积极防御战略的措施之一。而其中,最为有名的就是大顺城。马铺寨因地理之便有报警通讯的作用,范仲淹下决心在此修建一座城堡,以彻底掐断西夏南下关中的交通线。1042年三月的一天,范仲淹秘密派遣其子范纯祐和蕃将赵明,率军占领马铺寨,运去了筑城工具和材料,自己则亲住柔远寨策应。而西夏人也认识到马铺寨的重要性,派人日夜防范。两军对敌,在西夏的眼皮子底下修筑城堡,其难度超乎今人的想象。范仲淹为此做了精心的准备,他先派一支先遣队悄悄抵达山顶,然后亲率将士抵达,按照军城的规范要求,指挥数千将士填沟削山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利用短短10天时间,“一座周长3500米,高5至6米,顶宽1.5至2米,用黄土夯筑的土城拔地而起。全城以中间一道山渠分为南北二城。南城呈长方形,中间一道城墙将其又分为东西两城,共有东、西、南、中四道门,中间城门有吊桥相通;东城建有军营、仓房、草料场;西城南郊瓮城和廨署,其余分擘为街巷。北城依山而建,为不规则形,只有女墙,为南城防御性外城。同时又在城下川道,利用对面山体自然滑坡,筑起一道土坝,设置水寨,使全城东南北三面环水,控扼要塞,有“百万雄师,莫可以前”之势。城池筑成之后,与白豹、金汤等城堡遥相呼应,对西夏产生了一定的制约作用。西夏发现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现了一座宋城,非常惊慌,元昊亲率三万骑兵来夺城。范仲淹沉着指挥,与敌军拼杀,西夏军无法突破宋军防线。正在血战中,西夏军队突然撤退,伪装逃跑。范仲淹对这些伎俩早有防备,告诫将士“战而贼走,追勿过河”。夏军之计被识破以后,就仓皇撤退了。西夏士卒中开始流传,“小范老子胸中有数万甲兵,不比大范老子可欺也!”宋夏战事从此进入对峙状态。消息传到东京,宋仁宗看了城堡的图纸后大为惊叹,赐名大顺。之后,范仲淹又招募当地百姓轮流守卫大顺城,平日,在家耕种土地,农闲训练;战时,官家提供兵甲器具,参与作战,大顺城因此成为阻击西夏南下交通要冲上一个可攻可守的坚强堡垒。

《宋史·范仲淹传》说:“大顺既城,而白豹、金汤皆不敢犯,环庆自此寇益少。”这一切,都是范仲淹的功劳,所以,当时西北有民谣云:“军中有一范,西贼闻之惊破胆。”

宋代大思想家张载也专门写了一篇《庆州大顺城记》:

庆历二年某月(某)日,经略元帅范公仲淹,镇役总若干,建城于柔远寨东北四十里故大顺城,越某月(某)日,成城。边人张载仅此其事,为之文以记其功。词曰:

兵久不用,文张武纵,天警我宋,羌蠢而动。恃地之疆,谓兵之众,傲侮中原,如抚而弄。天子曰:“嘻!是不可舍。养奸纵残,何以令下!”讲谟于朝,讲士于野,鍖刑斧诛,选付能者。皇皇范侯,开府于庆,北方之师,坐立以听。

公曰:“彼羌,地武兵劲,我士未练,宜勿与竞,当避其疆,徐以计胜。吾视塞口,有田其中,贼骑未迹,卯横午纵。余欲连壁,以御其冲,保兵储粮,以俟其穷。”将吏掾曹,军师卒走,交口同辞,乐赞公命。月良日吉,将奋其旅,出卒于营,出器于府,出币于帑,出粮于庾。公曰:“戒哉!无败我举!汝砺汝戈,汝銎汝斧,汝干汝诛,汝勤汝与!”既戒既言,遂及城所,索木箕土,编绳奋杵。胡虏之来,百千其至,自朝及辰,众积我倍。公曰:“无譁!是亦何害!彼奸我乘,及我未备,势虽不敌,吾有以恃。”爰募疆弩,其众累百,依城而阵,以坚以格。戒曰:“谨之,无以力!去则勿追,往终我役。”

贼之逼城,伤死无数,谟不我加,因溃而去。公曰:“可矣,我功汝全;无怠无遽,城之惟坚。”劳不累日,池陴以完,深矣如泉,高焉如山,百万雄师,莫可以前。公曰:“济矣,吾议其旋。”择士以守,择民而迁,书劳赏才,以饫以筵。图到而止,荐闻于天。天子曰:“嗟!我嘉汝贤。”锡号大顺,因名其川。于金于汤,保之万年。

之后,范仲淹为了严密防务,再次来到大顺城视察的时候,他曾写下这样的诗句,“三月二十七,羌山始见花;将军了边事,春老未还家。”此时的他已逾五十四岁,满头白发,在朔风中摇曳,望望天空南飞的大雁,心中有无尽的感慨。

塞下秋来风景异,

衡阳雁去无留意。

四面边声连角起,

千嶂里,

长烟落日孤城闭。

浊酒一杯家万里,

燕然未勒归无计。

羌管悠悠霜满地。

人不寐,

将军白发征夫泪。

“无留意”,是说边地苦寒,避寒南下的大雁在此无留足之意。“边声”,指秋季边塞特有的萧瑟之声。“孤城闭”,意谓边塞气氛紧张,太阳一落就赶紧关闭城门。“浊酒一杯”,寄托的是戍边将士忧心国事,壮心不已的豪迈激情。词中的“浊酒”据考证就是如今庆阳当地人依然在酿造和自饮的黄酒。这首“苍凉悲壮、慷慨生哀、怅然浑厚,气概阔大”的千古绝唱《渔家傲》就是范仲淹担任陕西经略安抚招讨副使时候,在庆阳填就的,它是宋词中边塞派的代表作。首先将国家、社会的重大问题反映在词里的是范仲淹。这首词既是宋王朝边地形势的形象概括与反映,也表现出词作者忧心国事,装置不已的阔大胸臆。

千年前,它的慷慨悲壮曾让无数人潸然泪下。千年后,它所营造出的意境仍旧令人神往。庆阳成就了范仲淹的丰功伟绩,范仲淹为庆阳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。

十年后,范仲淹去世,消息传到北疆,有史书记载,“羌酋数百人,哭之如父,斋三日而去”。

(压题照片 窦生满 摄)

微信图片_20170525172153

徐向钊,甘肃华池人。1965年出生于华池县五蛟乡李良子村。现庆阳市司法局《庆阳普法》责任编辑。从事文字工作近三十年。文艺类,注册送体验金无需申请类作品及摄影三千余篇(件)见于各级媒体及刊物。庆阳市十佳注册送体验金无需申请工作者,优秀记者,曾被甘肃日报等媒体评为优秀通讯员。百余件作品获全国、省、市一、二、三等奖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高自刚
0


印象庆阳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主管:中共庆阳市委宣传部 主办:庆阳市司法局

庆阳引领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印象庆阳网常年法律顾问:庆阳市法律援助中心 刘长平律师   站务合作:0934-8214911 15095570921

备案信息:陇ICP备140016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甘B2-20150014号

甘公网安备:6210000200011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