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后少将领衔 朱日和神秘之师浮出水面

核心提示: 在刚刚过去的朱日和阅兵中,有一幕让人记忆犹新,我们以往认为只能地面作战的陆军,以“飞起来”的姿态呼啸而至。一支全新的力量——空中突击部队威猛亮相。当时,空中突击梯队并没有以整齐的“楔形”或“一字形”登场,而是直接采用了战斗队形,十分震撼。

印象庆阳网 在刚刚过去的朱日和阅兵中,有一幕让人记忆犹新,我们以往认为只能地面作战的陆军,以“飞起来”的姿态呼啸而至。一支全新的力量——空中突击部队威猛亮相。

当时,空中突击梯队并没有以整齐的“楔形”或“一字形”登场,而是直接采用了战斗队形,十分震撼。

 

对此,在近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中,空中突击梯队副指挥员、第83集团军副军长苏荣解释道:“沙场阅兵,就是要按照实战要求配置队形。”他表示,实战状态下,空中突击群遂行作战任务,通常按照侦察警戒、火力突击、机降占领等程序渐次展开,所有阵形都必须与实战对接。

长安街知事APP发现,这也是苏荣首次以第83集团军副军长的身份亮相。他是我军为数不多的“70后”少将,曾任某团团长、某师参谋长,原第38集团军某装甲师师长、原第38集团军副军长等职,2016年7月晋升少将军衔。

在原北京军区装甲部队某团担任团长期间,苏荣曾多次率领中国陆军第一支专业信息化蓝军部队参加军事演习,因此被称为“北京军区蓝军司令”。

 

苏荣接受央视采访

蓝军部队是演习中的假想敌军,运用同敌方尽可能一致的战术准则、组织结构和武器装备,力求制造出最逼真的实战氛围。

其实,早在40多年前,我军就已诞生了蓝军部队。1975年6月下旬,原南京军区某师在全军首次运用蓝军诱导演习。不过由于种种原因,我军真正出现专业化的蓝军部队,则是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。

《解放军报》对苏荣率领的“蓝军”曾有报道:担任“蓝军”任务的北京军区某装甲团,是全军信息化建设先进单位。随着部队训练转变和使命任务拓展,北京军区决定让他们担任“蓝军”,用战斗力最强的“磨刀石”砥砺“红军”,提高部队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能力。“蓝军”指挥员、团长苏荣说:“目前,我们正在集中精力研究‘红军’,全团官兵将尽最大努力,构设更多的难局、危局、险局,为‘红军’的战斗力全面提升出力尽责。”

提到蓝军,就不得不说满广志,在阅兵式特别报道中,他的突然出现,让网友瞬间炸开了锅。甚至有网友感叹道:“红军没捉住他,记者做到了。”

 

朱日和阅兵中接受采访的满广志

2015年2月,满广志调任专业化蓝军旅旅长,这支蓝军部队是原北京军区的一支机械化步兵旅,如今已经转隶新组建的第81集团军,被称为我国陆军部队的“磨刀石”。

在最近热播的《将改革进行到底》第七集《强军之路》中,出现了这支“蓝军”的战绩。

2014年,来自当时七大军区的7个旅,在朱日和与蓝军旅进行实兵对抗。7支部队,大都是赫赫有名的劲旅。交战的结果却是6∶1。蓝军大胜,红军惨败!这次不留面子、真刀真枪的演习,让全军部队警醒。

随着实战化训练的不断深化,对抗演习逐渐告别“折子戏”,“红胜蓝败”的模式被打破。2015年,全军陆军先后展开29场实兵对抗演练,结果蓝军一方全胜。“跨越—2015·朱日和”系列演习中,满广志率领蓝军一举创下10战10捷的纪录。

“当蓝军真狠,是因为我对这支军队真爱。”满广志认为,蓝军实力越强劲,对部队的摔打锤炼就越管用,必须让他们“一次演习,多年受益;一家演习,多家受益;一场演习,多方受益”。

长安街知事APP发现,在解放军部队中,不少将领与蓝军颇有渊源。

西部战区副司令员刘小午曾率领部队“逆袭”蓝军。2004年秋,一场联合实兵演习在南疆打响,时任原广州军区某师师长的刘小午带领该师充当“红军”。然而,“蓝军”突亮奇招,将该团分割包围。

刘小午直言不讳地说,这是一次败仗。总结失败教训时,他表示,未来信息化战争必然是一体化联合作战,联战必须联训。

 

两年后,该师再次接受实战化考核,不少人都为刘小午捏着一把汗。正处于换装转型阶段的部队,能否适应信息化作战的需要?

考核时,刘小午指挥着这支现代化铁甲雄师沉着应战,运用自行研制的某新型野战指挥系统,高效顺畅管控部队……“打得漂亮!指挥得精彩!”考核大幕落下,总部考评组给该师打出了总评优秀的好成绩。

一位军委领导欣慰地对刘小午说:你心系打赢,带领官兵在推进部队转型、训练转变中迈出了坚实一步,不愧为英雄部队的新一代擎旗人。

东部战区陆军副参谋长王鹏,2006年7月被任命为原南京军区某摩步旅旅长。2008年3月,经严格考核,这个旅成为原南京军区数支外军模拟部队中的一支,他也由此成为一名“蓝军司令”。

 

王鹏

当时,许多官兵都把王鹏叫做“野狼”;而一些与王鹏过过招的部队指挥员则称:“他比野狼还要凶狠!”

王鹏的影响,还走向了世界。在“必胜—2009”演习中,王鹏和他的模拟敌军部队首次亮相外国军人面前。尽管不同肤色的军人带着挑剔目光而来,但他们仍然对王鹏和“蓝军”的专业化程度表示敬佩!

去年8月,由中部战区陆军组织的“中部砺剑-2016·确山A”红蓝实兵自主对抗演习日前在河南确山县某基地里激烈上演。

在演习中,指导蓝军建设的54集团军参谋长付文化深有感触:“没有今天的‘最强蓝军’逼向绝境生死历练,便不会有明天红军的战无不胜,此次蓝军较真碰硬,看是冷酷无情,实则让红军的战斗得到大大提高。”

 

付文化(左)

南部战区前司令员王教成,是精通作训的实战型将领,他曾担任原南京军区三界训练基地训练部长、副司令员。

 

三界训练基地建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,是当时亚洲面积最大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。第一支蓝军队伍就是从这里走出,并开创了“红蓝”对抗的训练模式。

王教成曾撰文称,一支渴望胜利的军队,只有战争和战争准备两种状态;一名真正的军人,脑子里永远有任务,眼睛里永远有敌人,必须始终保持枕戈待旦、厉兵秣马的战备状态,时刻准备打赢明天的战争。

在庆祝建军90周年大会上,习近平总书记提到,要坚持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,打仗需要什么就苦练什么,什么问题突出就解决什么问题,全面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。

中央军委已于去年11月21日印发《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暂行规定》,对落实实战化军事训练提出刚性措施、作出硬性规范。

确实,输在演兵场不丢脸,对抗的胜负结果固然重要,但输赢并不代表军队的战力下降,反而印证着我军正在瞄准更为复杂、残酷、激烈的实战标准,向着更高的建设目标积极转型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张治贤
0


印象庆阳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庆阳引领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印象庆阳网常年法律顾问:庆阳市法律援助中心 刘长平律师   站务合作:0934-8214911 15095570921

备案信息:陇ICP备140016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甘B2-20150014号

甘公网安备:6210000200011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