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风易俗,缘何镇原县屯字镇闫孟村走在农村的前列?

核心提示: 嫁女儿少收、甚至不收彩礼,满月、乔迁等喜事不请客、不收礼;宴会节俭办理,上10块钱的烟、20几块钱的酒,每桌费用不超过400元;红白喜事一天办结,既节俭又轻松……近日,记者在镇原县屯字镇闫孟村采访时发现,闫孟村的移风易俗工作已深入人心,过去的陈规陋习得到了有效遏制,群众负担明显减轻,婚事新办、丧事简办成为了群众的共识。

印象庆阳网 嫁女儿少收、甚至不收彩礼,满月、乔迁等喜事不请客、不收礼;宴会节俭办理,上10块钱的烟、20几块钱的酒,每桌费用不超过400元;红白喜事一天办结,既节俭又轻松……近日,记者在镇原县屯字镇闫孟村采访时发现,闫孟村的移风易俗工作已深入人心,过去的陈规陋习得到了有效遏制,群众负担明显减轻,婚事新办、丧事简办成为了群众的共识。

传统文化氛围浓厚的闫孟村,缘何在移风易俗中能够走在农村的前列?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。

规章制度管住红白喜事

2016年正月十五,元宵佳节。一大早,闫孟村村民孟长社就找到了村红白理事会会长孟金奇,告诉孟会长,儿子准备在三天后结婚,需要申请理事会批准。

结婚是喜事,更是耽搁不起的大事。孟金奇赶紧打电话同其他理事商议,并向孟长社仔细询问了婚礼预计的规模、范围、婚宴桌数等情况。得知一切都符合标准后,孟金奇向村委会进行了申报。当天,村委会根据相关规定,向屯字镇党委作了汇报,建议镇上到时派人前来检查食品卫生,进行安全监测,确保婚事顺利进行。

闫孟村红白理事会成立于2015年1月30日,其目的主要是破除婚丧陋习,推动红白喜事文明从简。理事会章程规定,需要办理红白喜事的农户,必须坚持“先申报、后实施”的原则,提前申报时间、地点、事由、规模。理事会初步审核后,上报村委会,由村委会报告镇政府。红白喜事前一天,镇安全办组织公安交警、卫生监督等职能部门到农户家中,开展道路安全教育,检查食品卫生,进行全方位安全监测。同时,理事会提倡从简节约,宴会不讲排场、摆阔气,不大操大办,活动内容和形式正面健康,积极向上,不能有违法违规行为。

“理事会成立之初,村民们特别反感。”孟金奇说,当时在村民看来,办红白喜事,完全是自己的事情,祖祖辈辈都是如此,突然要求申报,还要限制规模,是很难接受的,尤其是政府要来人检查食品卫生和安全工作,大家觉得好像给自己找事一样,非常抵触。

“群众有抵触情绪,我们是非常理解的。”孟金奇说,为了消除群众的顾虑,理事会成员和村里的党员干部,深入群众家中,耐心地进行了解释。“我个人还有个特长,那就是唱歌跳舞,于是我就联合村里的爱好者组成了一个乐队,谁家有红白喜事,就免费去给他们吹吹打打,既为群众节省了费用,也宣传了文明新风。久而久之,群众对我们的工作也就认可了。”

闫孟村位于镇原县屯字镇中南部,庆镇二级公路沿线,辖4个村民小组443户1828口人,2016年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6469元,群众生活并不富裕。但高价彩礼、铺张浪费、愚昧落后的婚丧嫁娶习俗,却一直根深蒂固地存在着。为了扭转这一不良风气,推进移风易俗工作,闫孟村成立了红白理事会,制定了《村规民约》《闫孟村公民道德基本规范》等规章制度,发出了“革陋习、讲文明、树新风”活动倡议书,并要求党员干部做表率。“经过几年的努力,现在,这些规章制度都已深入人心,婚事新办、丧事简办,成了村民们的共识。”闫孟村党支部书记孟卓说。

村民顾秀珍今年82岁了。她对自己父亲过世后的“白事”场景记忆犹新。她说,那时候,村子里都是老传统,人去世后,要请阴阳先生看日子,选墓地,程序特别繁琐,父亲从下世到入土为安,用了9天时间。家里来的人多,她负责用石磨磨面,胳膊都肿了。现在“过事”简单多了,就一天时间,一切从简,不折腾人了。

党员带头破除陈规陋习

屯字镇副镇长李娟曾在闫孟村担任村干部20多年,其中担任村党支部书记4年,对于村里破除陈规陋习的过程,历历在目,深有感触。

几年前,李娟婆家奶奶去世了。当时,正值村里开始推行移风易俗工作,群众一时难以接受,进展特别艰难。为了打开局面,村里要求党员干部带头推行。在这个节骨眼上,家里人殁了。是遵循老传统,还是推实行新规定,群众几千双眼睛齐刷刷地聚集在了李娟的身上。

“作为党员干部,肯定是要带头执行新规定的,这个不容商量。”李娟说,家里人不理解,觉得新规定不隆重,丧事过于简略,对老人也不敬。“又不是过不起,为啥要这么简单。”“当了多大的官,老人过世,都不能好好过了。”……家人你一言,我一语,对李娟数落起来。但李娟顶住压力,坚持丧事只办一天,必须把这个规矩立起来。

“这个丧事过得特别艰难。”李娟说,新规规定红白喜事只过一天,当天下午宴会结束后,前来帮忙的亲戚、邻居全部都回家了,第二天早上埋人,连一个人都找不见。人躺在棺材里,不能入土为安,家里人对李娟开始抱怨起来。无奈之下,李娟又挨家挨户上门去请人。她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从推行新规的意义说到每家每户都会遇上老人去世这样的事情,你帮我、我帮你,才能共同渡过难关。在她的感召下,人们陆续回来,帮忙把人埋了。

高价彩礼,也一直是困扰闫孟村的一个顽疾。近年来,闫孟村经济发展很快,道路基础设施日益完善,村民也都住进了新房,彩礼比周边的村子是低了一些,但娶个媳妇,还是要花十几万彩礼。“高价彩礼,已经成了农民的一个负担,辛苦半辈子,给儿子娶个媳妇,一下子就回到了‘解放前’。”孟卓说,推进移风易俗,必须抑制高价彩礼,只有这样,群众才能丢掉包袱,加速奔向小康。

“媳妇大都是从外地娶进来的,人家要彩礼,我们左右不了;但女儿是自己村里的,嫁人要不要彩礼,这个我们完全可以做主。”闫孟村村委会发出了倡议。一时间,改变婚俗陋习,抑制高价彩礼,从嫁女儿少收、甚至不收彩礼开始了。

村文书孟福权的女儿是村里仅有的一名大学生。2016年,女儿出嫁了,女婿家在河北廊坊。“女儿出嫁的时候,我没要一分钱彩礼。”孟福权说,现在高价彩礼在一些地方已经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,作为党员干部,他有必要带头抵制这种不正之风,让婚姻回归到正途上来。

孟福权的妻子贾小芸告诉记者,女儿出嫁没要彩礼,亲戚朋友们都认为自己白白把一个大学生女儿“送给了人”,太傻了。但她却不这样想,她觉得,只要女儿过得幸福,要不要彩礼又有什么关系。等自己老了,还是要靠女儿照顾的。要十几二十万元彩礼钱,女儿日子过得艰难,作为父母,心里也不落忍。

万事开头难,在党员干部的带头下,闫孟村嫁女少要、不要彩礼之风在村民中开始兴盛起来。村民孟长社嫁了两个女儿,都没有要彩礼。孟金奇的孙女出嫁,也只是象征性地收了几千块钱,最后给孙女买陪嫁,还倒贴了几千块钱。“嫁女儿没有要彩礼,女儿对我很感激,逢年过节回来,都给我钱。去年我给儿子结婚,缺钱,还没等自己开口,两个女儿分别给了我5万块钱。”孟长社说。

婚俗转变了,喜宴节俭办理,也成了闫孟村村民的共识。孟长社儿子结婚,他将传统的4天婚礼时间压缩成了1天,也没有大操大办,上的是10块钱的烟,喝的是20几块钱的酒,菜也只上了10个,每桌费用不到400元,大家吃得干干净净的。今年5月,贾小芸给孙女过满月,只摆了6桌简单饭菜,既热闹又节俭。孟金奇今年5月乔迁新居,也是简单地招呼亲朋们吃了个饭,并且没有收礼。

典型带动厚植文明新风

闫孟村村部对面,是村子里的文化广场。村部和广场两侧,有着整齐划一的农村新居。记者发现,这些新居的墙体上,都绘制着形态各异的图画和文字,内容主要是村子里评选出来的先进典型。村民们说,这些人他们都熟悉,做的都是好事情,是全村学习的榜样。

孟海燕就是文化墙上的典型之一,名号是“孝亲模范”。孟海燕的父母长期患病,生活不能自理。为了照顾双亲,2014年,在长庆油田工作的孟海燕提前离休,专职伺候两位老人。今年2月,父亲孟成义又患上了间质性肺炎纤维化疾病,在西安、西峰等地先后住院4个月,花费了8万多元。期间,孟海燕一边要在医院照顾父亲,一边还要回家照顾卧病在床的母亲。“父亲没有儿子,只有我和妹妹两个女儿,照顾老人,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。”孟海燕说,父母辛勤把自己拉扯大,现在生病了,花再多精力、钱财都是应该的,虽然为此她很少陪伴丈夫和孩子,但心里却是踏实的。

孟小舍、路小金夫妇为人谦和,邻里关系融洽,被村里授予“好邻居”的荣誉称号。“多年来,我们从未和周围的邻居红过脸。”路小金说,邻里相处,重在相互理解、信任,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,邻里关系好了,生活也更有滋味了。

“用身边人、身边事教育身边人。”孟卓说,闫孟村把文化建设与各类典型评选有效结合,充分发挥典型的感召力和吸引力,用“看得见、听得到”的道德力量感染人、激励人,涵育崇文重德、淳化质朴的民风民俗,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。一是大力比评先进,制定了《闫孟村“六评一创”活动实施细则》,开展好媳妇、好丈夫、好婆婆、好妯娌、好邻居、乡贤评选和五星级文明户创建活动,评选出了“五星级文明户”43户,各类典型人物26人。二是展现好人风采,推广设立了道德亭、善行义举榜、道德红黑榜、文化墙,将17名凡人善举和先进事迹上榜公示。三是传唱事迹化人,组建了村民文艺队,茶余饭后、农闲时段以身边典型人、典型事为题材,自编自演节目,寓教于乐。

“现在,村民们的观念都转变了。”村民孟纪卯说,过去,红白喜事大家比的是大操大办,现在比的却是节俭;过去大家认为嫁女儿必须收彩礼,现在却认为不要也可以;过去大家乱扔垃圾,根本不注重环境卫生,现在家家户户都收拾得干干净净的。“有那么多先进摆在那里,人家都做得那么好,我们不看齐,自己都会觉得不好意思。”

文明新风,知易行难。让移风易俗工作“由点及面”全面铺开,陈规陋习得到有效遏制,厚植文明新风,闫孟村形成的“规章制度约束、党员干部引领、先进典型带动”的新风尚,为广大农村移风易俗、树文明新风开了好头,探索了新路子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张治贤
0


印象庆阳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庆阳引领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印象庆阳网常年法律顾问:庆阳市法律援助中心 刘长平律师   站务合作:0934-8214911 15095570921

备案信息:陇ICP备140016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甘B2-20150014号

甘公网安备:62100002000118号